美國人給聖誕節做個廣告,怎麼也能撕起來?

關於星巴克的純紅杯子、唐恩都樂的花花杯子、Target 商店裡寫著“OCD:聖六鏡頭行車紀錄器比較誕節迷戀障礙癥”(Obsessive Christmas Disorder)的毛衣,還有 Bloomingdale 廣告裡讓你“給你朋友的蛋酒裡下藥”的建議。

“現在剛剛 11 月 12 日啊,”Russ Winer 說,他是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。

自稱傳教士的 Joshua Feuerstein 在 Facebook 上發言說:“星巴克從杯上去掉聖誕標志,是因為他們恨耶穌,”在 Google 新聞中搜索“星巴克杯子”,會出現上千條結果,這是其中的一條。

星巴克的新咖啡杯,是引發反對聲的幾款品牌節日推廣之一。圖片版權 Elaine Thompson / 美聯社

唐納德·特朗普開始說這件事(他問,“是不是我們該抵制星巴克瞭?”),然後順理成章,Trevor Noah 開始在《The Daily Show》節目裡取笑特朗普(說他這個“腰纏萬貫、脫離群眾的生意人居然想拯大貨車行車紀錄器救聖誕節”),Stephen Colbert 也加入瞭吐槽(他拿出瞭一個荒謬的堆滿聖誕裝飾的杯子,上面還粘著瞭一個馬槽。)

現在已經有瞭關於人們對杯子沒有感到不快的報道瞭。

天主教聯盟(Catholic League)發 Twitter 說這個“愚蠢的聖誕杯子”沒什麼值得譴責的。即使是 Bill O’Reilly 這個自稱“最早‘聖誕論戰’的五星上將”的保守派評論員,也說對杯子沒意見。

“我覺得這也太誇張瞭,現在什麼事都變得很浮誇,”Winer 說。“實際上星巴克得到的所有關註和反應,可能是對它有利的。”

對 Bloomingdale 來說就不是這樣瞭,品牌在人們紛紛反對廣告內容之後道歉說:“我們在最近目錄中的文案不合時宜,而且格調低下。”

Bloomingdale 的聖誕節海報

“真惡心,”Winer 談到 Bloomingdale 的廣告時說。

Target 也為毛衣道歉瞭四鏡頭行車紀錄器推薦,但是發言人告訴《USA Today》說,並沒有把產品下架的打算。星巴克沒道歉,但聲明說,純紅色杯子是為瞭邀請“顧客自己來發揮創作才華”。

各種與聖誕節有關的憤怒不是什麼新鮮事瞭。去年 Neil DeGrasse Tyson 挑起瞭這個爭議。2013 年出現瞭 Kmart 有點有傷風化的 Joe Boxer 廣告(官網上沒有再出現過)。2012 年美國郵政服務因為推出節日版郵票而遭到非議,基督教團體也對於 J.C. Pe大車專用行車紀錄器安裝nney 讓 Ellen DeGeneres 出現在節日廣告裡感到很不快,因為 Ellen 的同性戀者身份。

而且,所謂“聖誕論戰”(War on Christmas)這種說法——總體來說,似乎指的是把任何節日相關事物中的宗教含義剝離出來說事——這種說法由來已久。

在 Twitter 上,這一詞匯最早可以追溯到社交媒體出現的那一年。

Politico 網站上“聖誕論戰”第一次出現是在 2004 年 12 月,來自《The O’Reilly Factor》的節目多鏡頭行車記錄器片段,但是網站還指出亨利·福特早在 20 世紀 20 年代就開始抱怨這件事情瞭。

雖然 O’Reilly 去年宣稱在“聖誕論戰”中獲勝,但星巴克的爭議——或非爭議,從很多方面都表明瞭品牌自身的旺盛生命力。

不過無論星巴克是否從杯子的失敗中獲益,品牌在假日公關遊戲種似乎總是穩賺不賠的:Nordstrom 百貨就決定在感恩節前不掛任何節慶裝飾。

(來源:好奇心日報 作者:karen Workman)


歡迎關註聯商網,掃一掃關註【聯商網微信訂閱號】

我們隻為您推送最真實,最有價值的行業資訊

我要投稿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箭箭的超值清單

gvr408p8o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